天津市私家侦探

天津市私家侦探邻女与我柴草垛偷情被妻撞破

  邻女与我柴草垛偷情被妻撞破。我今年42岁,寓居在黑龙江明水县一个村里。我体魄强壮,身体魁梧。在家乡和妻子运营蔬菜大棚,收入很不错。我与妻子感情狠好,但是妻子对我管得很严,我外号"侯妻管"。最近我有点闹心,缘由是我邻居的小媳妇美翠儿闯入了我的心中。美翠儿今年才25岁,人长得貌似天仙,走路如风吹杨柳。这样一个美人,频送秋波,我是心动没敢行动,老婆太凶猛,有这个贼心,却没贼胆!

  天津市私家侦探美翠儿与我家一墙之隔,是住了几十年的老邻居。美翠上有公婆,她是邻村嫁过来的。老公有建筑技术,一年总在外边包工程,总也不回家。翠儿年岁悄然独守空房,怎能不寂寞。椐说她是个性欲剧烈的女人,长时间没有男人的爱抚,那欲火无限中烧,有时茶饭不思,那也真叫苦啊!

  我发现美翠儿,对我有意义是近二个月的事。只需我单独一人在庭院中,她总是大哥长大哥短地与我搭讪,说起话来就没完,而且那美丽的大眼睛呼闪呼闪地向我飞媚眼,传达着爱意。有一次隔着墙用她那白嫩的小手来抚摸我的面颊,我没忍住用手去摸她圆鼓鼓的胸,她笑的那个美,我心中也痒痒地!

  月初的一天傍晚,天上也没月亮。妻子去大棚,为青菜灌溉,要十时才干完工,八时我借囗胃痛,回家吃点药。赶回了家,我吃完胃药,正从屋中出来,心想翠儿怎不出来呢!我刚走到院中柴草跺傍,一个黑影一闪,把我紧紧地抱住,我吓了一跳。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:"大哥,我是翠儿!"我定了定神一下子把她拥在怀中。我热血沸腾,遗忘了惧怕,深深地亲吻着翠儿,手也不停的行动起来,向那私处进攻!站在庭院也不行啊,我看见柴草跺,拉着萃儿钻进柴草中。我扒去她的裤子,一场粗暴的云雨正式开端。。。。。。。!

  我俩正在如胶似漆,无比淋漓尽致狂战不止时,听到有人大吓一声:"该死的猪,怎样钻进柴草跺里,快出来!"我一听是妻子声音,那猛烈动作嘎但是止。这时妻子见没了动静,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用脚狠狠地踢开柴草,我显露雪白的臀部。妻子又说:"谁家母猪发情,跑我家柴草堆配种啊!"说着扯着我头发把我拉起,我顺势抱住妻子说:"你快跑呀!"翠儿提起裤子,飞也似地跑没了踪迹。

  我被妻子弄回屋,这顿劈头盖脑的打,打完了他就痛哭不止,并说明天去和我离婚。我只需向她赔礼倒歉,并指天发誓,再也不敢了,她仍不开晴。我只好自罚跪在搓衣坂上长跪不起,等候她的原谅!唉,我这才叫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,自食其果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