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津市私家侦探

这年头没个小三情人都不好意思出来混

  又是一年过去。走在街上四处拥挤的人潮中,每个人都低着头急匆匆走过,在过去的一年里,在这忙忙碌碌而过的脚步中我们拥有了什么?又将在新的一年里期盼着什么?就在我坐在肯德基一角透过玻璃橱窗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时,看见了小杰熟悉的面庞。

  这年头没个情人都不好意思出来混

  小杰是我很多年前在一次朋友聚会中认识的,这个高高大大的小伙子为人直爽,大大咧咧,我们常通过邮件聊天,他也当我是知心姐姐,有什么话也常和我直言不讳。他家在北京,本人因为工作性质被单位常派一个南方三线城市工作。薪水很高,按时按点给家里寄钱,老婆孩子在北京也过的很滋润。这次回来专门打电话约我出来聊聊。

  天津市私家侦探小杰一脸春风,好久不见看着更帅气了,言谈中神色飞舞,看得出他最近心情不错、气色也不错。完全和前不久在邮件中描述的那副悲悲戚戚,痛苦万分的状态半点不符。从他去三线城市工作的这两年来,他的邮件十封中有九封都表达的是他对工作环境的厌恶,对老婆孩子的想念,对这种一年到头不着家的工作性质的埋怨。我常常说他:再这种状态下去,你就和彻头彻尾的小怨妇没什么区别了。

  我笑着说他几个月不联系,精神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啊,他也笑着说:怎么样?,姐,我现在状态不错吧?

  看来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,小杰一定是遇到什么好事了。

  他一脸喜气洋洋的给我娓娓道来——原来他在自己所工作的那个小城市找了一位情人。看着我吃惊的表情,他笑笑,依旧大大咧咧的说我已经真的落伍了,在当今社会找情人真的是再小不过,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他补充道:我不找就亏了我自己了。

  原来,小杰所在单位为了稳定这些外派人员安心工作,在这个三线城市为职工从头到脚提供了一系列利于职工的便民条件,包括为每个人安排宽敞亮堂的住房、开办干净、品种丰富的食堂等等的,可是这些来自大都市的正当壮年的男人们依旧觉得欠缺了什么,依旧觉得不满意。然后就有人在外找了一个情人,刚开始是偷偷摸摸带回住所,再后来就半公开化,最后完全公开。刚开始以为这种做法肯定会招来所谓的鄙夷或者责备,没想到引来的全是羡慕嫉妒恨的目光,很多同事都坐不住了,纷纷效仿,很快便发展到了各个都成双入对了。那时候的小杰看着同事们拥着各自的小情人走过身旁时还在犹豫中,犹豫如果自己这样做了是不是对不起老婆孩子,犹豫会不会被家人知道,犹豫知道了后果会怎样等等的。

  在小杰羡慕嫉妒的过程中,周围男同事们的小日子则越过越红火了,他们下了班便携带情人出去逍遥,周末则腻在房中一起下厨做饭,完全一副新婚恋爱中的美满幸福样子,而小杰下了班一个人去空荡荡的食堂吃饭,晚上一个人对着电脑烦躁的将鼠标点来点去。

  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,同事介绍了一个南方小姑娘给他。小杰在外的日子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小姑娘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,也熟知小杰的情况,小姑娘所具备的年轻、美丽和南方女孩特有的温婉贤淑都让小杰完全掉进了温柔乡里。每天下班回来,小情人给他做好饭菜,俩人一起吃饭,一起相偎在一块看电视,一起去歌厅舞厅嗨歌、跳舞,小杰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年轻时代,晚上一个人睡在大床上也不觉得孤单寂寞,有个年轻温热的身体温存着他。他觉得原来生活也可以这么美好。

  至于经济方面,小杰不存在任何问题,本来外派工作薪水就很高,给家里一部分还绰绰有余,小姑娘在这个城市也有自己的工作,也不主动和他要钱。所以小杰很满意自己的现状,以前每过一段时间都要多少找个理由回家呆那么几天,现在他过的惬意的都不愿意回到北京了,都是老婆再三电话催促才在几个月里回去露个面就很快回来了。

  小杰的说话口吻里甚至还带着没有早早开始这种生活的遗憾,觉得以前那么多难熬的日子算白过了。我问他考虑后果了吗?小杰一脸不屑:无所谓了,大家都这么过,人人有情人,在我们单位真算不了啥,没有了才奇怪呢,我觉得人活着就这么一辈子,干嘛对自己那么严格和苛刻?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?

  人活着不是单独的一个个体,也不能那么完全的自我,人活着要有责任,对自己的另一半、对孩子、对家庭、对社会,甚至是对这个所谓的小情人,你考虑过最后能给予他们什么?给予自己什么?已经是有家有孩子的成年人了,为什么明白这些道理却要回避,为什么知道不可为却要为之?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,终有一天你会为今天的快乐和享受付出相应的代价,这就是我最后对小杰的忠告。

  他走了,带着表面认可我的看法,却内心不屑的表情走了。窗外依旧人来人往,只是不知道这些人中是否有多少个像小杰一样的人,沉沦在所谓的婚外情中不能自拔,或者不愿自拔了。

  这年头没个情人都不好意思出来混。小杰说。

  无论是不是赞同小杰的观点,不少人确然有着和他一样的想法,也做着同样的事,找个情人似乎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,就在你来我往的错错落落中,多少人就此擦肩而过,多少人因此而甜蜜和快乐,多少人又为此痛苦和伤心。生活就像看万花筒,心一旦纷乱了,眼睛也就跟着花了。